欢迎您,朋友

400-085-6663

聚壶一堂 友满天下

紫砂壶 知识库 紫砂概述 紫砂文化 查看内容

紫砂文化

如何看待残器的价值

2014-12-15 11:25| 查看: 727| 评论: 0

 2007年3月,我终于如愿以偿,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大亨壶,这把壶从表面看没有什么大问题,但其实内伤严重,壶身有穿线,口沿多出裂纹,壶钮重新粘合——但就是这样一把残器,在我眼里浑身散发着令人着迷的光芒,让我兴奋不已,而得到这把壶的整个过程更是让我终身难忘。

  大亨壶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,2005年我筹备出版《明清紫砂珍赏》,非常希望书中能有一把大亨壶,于是四处托人寻找。那段时间见到的大亨款老壶至少10多把,式样有掇只壶、仿鼓壶、一捆竹(不是龙头一捆竹,壶嘴、壶把全是竹节)、蛋包壶等,但我看来看去总感觉那些壶的气韵不到,我想,邵大亨做的壶如果就这水平,顾景舟大师会如此崇拜和推崇?由于那些大亨款的老壶达不到我的要求,我一把都没买,最终《明清紫砂珍赏》中没有邵大亨的作品,这给我留下了极大的遗憾。一直到2007年3月,当我在古宜陶兄那里手捧大亨壶的时候,情不自禁感叹“今天总算上手大亨真品了”。

  没几天,古宜陶兄在壶迷论坛上发了一个贴,题目是《送台北修复前再上一次大亨》,打算将这把大亨壶送去台湾修补。我看了之后非常焦急,因为水平再高的修补也只能保证一段时间看不出痕迹,但总有一天会露出马脚的,到那时这把大亨壶的原貌就被毁了。当晚我给古宜陶兄打电话,希望他不要把这把壶送去修,我们谈了好久,最后古宜陶兄说:老紫砂兄如果是你要,我就不送去修补了。古兄的表态让我很感动,他为了保全这把壶,宁愿放弃利益最大化,但我没有立即表态,我说我需要考虑下。

  为什么要考虑下?因为我当时只是想劝古宜陶兄保全大亨壶的原貌,没有想过自己去买,我知道这把壶的价格高,而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些钱。平时家里有点钱就被我买紫砂给花了,没有什么积蓄,而女儿6月份高考,下半年就要上大学了,必须为她准备一笔费用,要买大亨壶谈何容易啊?带着这份郁闷我开车去接晚自修的女儿,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从哪里凑钱的事,无奈之下我给醉壶楼兄打电话,把情况说给他听,醉兄一听当即答应借钱给我,并爽快地说这把壶的钱可以全部由他垫付。这让我十分感动,也很受鼓舞,资金问题终于解决了,剩下的问题是家人的意见和态度,总不能瞒着家人“偷偷”买大亨壶吧。接女儿回家的路上,我先做女儿的工作,把事情说给她听,女儿很干脆地说:“老爸你想买就买啊。”我告诉她这把壶很贵,女儿说买吧,这钱今后我会赚回来的。听了这话我真的很开心,只可惜远水不解近渴,我说:听你老妈讲,你读大学需要“四大件”,得花不少钱啊。女儿想了想说,那只买个手机吧,电脑用你那台旧的,其它东西先不要了。

  回到家我和女儿一起做夫人的工作,其实夫人对我收藏紫砂一向很支持,几千几万买个紫砂器是常有的事,她从没二话。但这次不同,一是价高,二是借钱,三是残器,夫人一时难以接受。夫人和我不一样,我除了收藏、研究紫砂之外,家里的衣、食、住、行我只管“行”(其实就是自己开车),开门七件事——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茶,我只管“茶”,其它的事全由夫人操劳。她要考虑家里的日常开支,考虑女儿上大学的事,考虑方方面面,所以借10万元钱买把残壶,她感到压力很大。我和女儿一唱一和,女儿说:上大学“四大件”不要啦,买个手机就行,“五千元学费总交的出的喽”。我则解释为什么要买这把壶,这把壶的意义在哪里等等。看夫人仍然有点犹豫,我对她说:“要不这样吧,明天你请个假,我们一起去丁山,你先看看壶,感觉好咱们就买,不喜欢咱们就不买。”

  第二天我同夫人直接到古宜陶兄那里,古兄说昨晚他一宿没睡好,他夫人和台湾的林先生都不同意他卖掉这把大亨壶。是啊,这样的好壶谁舍得轻易卖掉呢?我一面与古兄聊天,一面观察夫人的神情,我注意到夫人自从捧起大亨壶后,再也没有松过手,我知道事情成了。就这样,大亨壶被夫人一直抱到家里,在车上都没放下过。

  为什么把这个过程交代的这么详细呢,因为这里面有让我感动的人和事,我要把它告诉大家,我要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古宜陶兄给我机会,成全了我的梦想!感谢醉壶楼兄在关键时刻的无私相助! 当然我更要感谢我的家人,通过购买大亨壶这件事,我感受到家人的亲情,感受到家人对我的信任,感受到家人对我的支持,感受到家人团结的力量。大亨壶来到我家三个月后,我女儿李清扬在当年高考中摘得浙江省理科状元的桂冠,以全额奖学金被香港大学录取,这仅仅是巧合,还是有别的原因?

  大亨壶是个残器,对于花高价买这件紫砂残器到底值不值?我的看法只有一个字:值!明代周高起曾因供春、大彬等名家壶价高不易办,而旁搜残缺于好事家,用自怡悦,足以说明历史名家的紫砂残器在古人心目中的地位。像时大彬、陈鸣远、邵大亨这样的名家作品,完整器是无价之宝,但完整器无处可求时,残器也同样是无价之宝,我认为残器与完整器相比,其艺术价值、历史地位并无不同,一条穿线、几块小磕所影响到的只是它们作为商品时的价格。

  我是不提倡盲目地收集残器,艺术品总是完整的好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有些时候我宁愿要一件有意义的残器,也不要一件普通的完整器。前些日子在一家古玩店,店主说拿把好壶给我看,是一把民国壶,全完整,三年前这种壶绝对是我的追求,但现在我会先问问自己为什么要买它?泥、形、工、款、韵、装饰,哪一点与众不同?如果只是一件普通的老紫砂器,没有特别打动我的地方,即使它完整我也不买。所以我看了这把壶后,反问店主:你说这把壶好,好在哪里?是泥料比人家好,还是做工比人家好?店主被我问住了,因为这是一把普通的民国壶,除了有名家款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  反之,罕见的、独特的、有研究价值的老紫砂,哪怕是残器我也会买,事实上我已经买了许多紫砂残器、标本。有一把惠孟臣款的紫砂残壶,被人花400元从地摊上买走,十几分钟后我得知这件事,想方设法找到买走孟臣壶的人,看到这件残壶,我认为这是孟臣的真品,是有参考价值的标准器。我问他买,给他5倍的价格、10倍的价格,可人家不卖,我现在已经出价1万元,人家还是不给我。这把壶残到什么程度呢?一没有盖,二壶嘴有磕,三壶身由42块碎片粘合,四仅有三分之二个身筒,这样的残器我愿意出1万元,值得么?我认为值,我认为这样的残件远比一把普通的完整器有价值、有意义。世界各大博物馆里被当做宝贝的各类残器,说明了残器的价值所在。

分享到:
回顶部

【在线客服】

在线客服投诉部

【分店客服】

芳芳北京
楠楠山东
琦琦济南
小管上海
小默西安
畅畅天津
优优广州
琳琳深圳

【固定电话】

0510-87196455 宜兴
021 -54397219 上海
029 -86266067 西安
0755-86523495深圳

返回顶部